一剑惊魔 020 收尸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被一剑封喉,浑身冰冷,顿时握不住手中长剑,也没心情握住长剑,长剑脱飞而出,砰的一声狠狠砍在一丈远处的一根碗口粗的树上,入木三分!

    “呃~呃~呃~”

    白衣青年一脸绝望,用手死死按住伤口,想要阻止流血,却是无济于事,想要喊出救命,也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,已经半弯腰的杨恒眼中露出一抹轻叹,他并不愿杀人,人却逼得他不得不杀!

    眼见着又一个剑下亡魂将要产生,李琦眼中无法置信,无法想象,无法接受的神情越来越是严重,她对江湖更加厌倦,她甚至还有一点点,有一点点埋怨...

    “火少!火少!臭小子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另一个中年人惊恐万状,喊了两声火少,在注意到白衣青年捂住脖子缓缓跪向地面之后,立刻充满仇恨朝着杨恒挥剑刺来。

    此时,经过几个兔起鹤落之后,在场之人的位置均已改变,杨恒为了躲避白衣青年挥舞的长剑,朝后半仰躺着,手中长剑划破白衣青年脖子之后,余势不停继续随着杨恒朝朝着右上挥的手臂而去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在杨恒的右后方四尺处,加上他的三尺半的长剑,剑尖只离杨恒半尺之远,只需要穿过这半尺之远,便能收掉杨恒的性命!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杨恒轻轻一叹,也不起身,右臂右肩,左臂左肩同时朝着左边用力,整个人顿时以双足为支点,就这样仰躺着在空中迅猛打转,他右手中的青锋剑剑随身动,反射着朝阳,幻化成一道围绕周身的明亮圆盘。

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下一瞬,一声金铁交击的自双剑交击处传出,中年人只觉得虎口一阵剧痛,手中长剑被杨恒周身的明亮圆盘打中,朝着头上高高飞去,事情还没有完,长剑在上升到三丈高空之时力道已尽。

    长剑锐利的剑尖笔直朝下,直直的朝着被杨恒这一击震碎右手五指,正楞在原地,痛苦的用左手捂住右手的中年人头顶而去,李琦终于无法保持沉默,朝着中年人焦急喊道:“躲开,快躲开!”

    李琦喊得是如此焦急,如此清亮,就连忙着收住不断转动的身体的杨恒都听得一清二楚,那中年人却是置若罔闻,正所谓,五指连心,中年人心中早已被锥心的疼痛填满,也就什么东西都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躲开!”李琦施展轻功,朝着中年人迅疾跑去,中年人头顶的逼命长剑掉落得愈发迅速,这是与时间赛跑,也是与生命赛跑。

    这时白衣青年已经躺在地上,脖子下流了一大摊血,完全丧失了活力,而第一个中年人的魂魄已经到了地府!

    时间无情的流逝,头上长剑愈发迅疾,就在李琦的手刚刚碰到中年人右臂之时,就在杨恒终于收住转动身躯,长剑支地,从仰躺着的状态直起身来之时,就在白衣青年魂归地府之时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声锐器击碎头盖骨的声音在众人耳中无情又决绝的响起,李琦不顾一切猛的一推中年人,那兀自痛苦捂着右手的中年人被推得一个踉跄,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之前,头上的长剑已经入脑半尺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长剑入脑中年人瞬间失去意识,轰然倒下发出砰的一声,李琦楞在原地,仿佛被雷击中,杨恒轻轻一叹,他不想杀人,但这三个人却非死不可,一是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该死,二是因为杨恒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长剑在手中舞出一个剑花,借此抖掉剑身上残留的血迹,铿的一声,长剑缓缓入鞘,杨恒抬头望了望四周,并没有看见其他人的踪影,然后检查了白衣青年与两个中年人,确定已经气断身亡。

    杨恒感到心头微微搅动,这是他第一次杀人,一杀就是三个,心中没有一点感触是不可能的,但杨恒也知道,这就是江湖,永远充满了刀光剑影,永远充满了恩怨情仇,他不杀人,别人也会杀他。

    他若不想死,他若想保护想保护的人,他若想诛灭魔教,就只能不断变强,就只能不断杀人,杀应该杀的人,这个念头,这个觉悟,当那日他在天峰观里拿起青锋剑时,便已明白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杨恒的心又猛的一搅,他本是太平人家的少年,一心期望的是和平,可是,在过去的某一天里,他有些颓然的发现,要想取得和平,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除了这条路他别无选择,这条路便是杀!

    当今武林正魔纷争弥漫千年,仇深似海,谈判只能取得短暂的和平,要想一劳永逸,只有一方灭绝,天下归一,在正魔之间,杨恒选择了正道。

    而今,他也终于如愿以偿,获得了正道至高传承,混元无极功,这也意味着,他以后的杀孽会非常严重,意味着他的双手会沾满鲜血,意味着他百年之后,只怕是地府也不会收!

    但杨恒依旧是一往无前,因为他知道正魔混战遗祸武林已经太久,若是没有人能够解决,这个祸患还会遗祸子子孙孙,不如把天下的罪孽尽归一人,是万劫不复也好,是永不超生也罢,杨恒一肩挑了!

    杨恒强压下心中搅动的心绪来到李琦身边,看着李琦正在发呆,知道李琦心好,看见又一条生命在她眼前消失,一时无法接受,正要说几句劝慰之话。

    李琦忽然猛的扑进杨恒怀里,肩膀一抽一抽,抽泣道:“杨大哥,我真没用,我真没用,连一个人都救不了,我真没用!”

    听着怀中少女悲痛的抽泣声,杨恒微微一愣之后,下意识的举起右手想要拍一拍少女的背以做宽慰,旋即,终于意识到少女抽泣原因,杨恒却是心中猛的一怵,那伸到半途的手猛的一僵!

    原来,方才掉在中年人头上的长剑看似偶然,实则是他静心算计着力道和角度,那长剑方才会直挺挺的掉在中年人头顶,这是他无与伦比的剑道天赋所赋予的鬼斧神工般的一击。

    别说是李琦,便是青松真人,桃花尼等人也不一定看得出来,故而,李琦只是认为这单纯是一个意外,但杨恒自己骗不了自己,也就是说,他明白李琦现在这么伤心,是由他间接造成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若是换做旁人,必定不会放在心上,但杨恒却是一个极为认真,极为追求纯粹之人,他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,正是这种性格,造就了他武学的突飞猛进,也正是这种性格,让他的手僵在空中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手若是拍下去,他在李琦心中的地位就会高一层,而这一层却是因为他先让李琦伤心之后才获得的,换句话说,就是坏人是他,好人也是他,他不屑于这种做法。

    故而,杨恒眼中闪过一抹挣扎,抬起的手缓缓收回,只是充满歉意的望着怀中少女,他想过要说出真相,他想过要说对不起,但不知为什么,话到嘴边,总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忽然有一些怕,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么,他自幼立誓诛灭魔教,为了不给家人惹麻烦,所以自幼过着深居简出,不与外人交流的生活。

    缺乏人际交流,缺乏经验的他不会说话,不善言辞,也不善于揣摩人性,他非但不懂少女心,便是少年心,也就是他自己的心,他也不曾了解透彻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悄悄流逝,杨恒有如一根木头般站在原地,明亮的双眼不时的在周围扫过,观察着周围有没有敌人,偶尔也会在怀中低低抽泣的少女身上扫过,每当这时,杨恒眼中总有歉意涌动。

    李琦把头深深的埋在杨恒胸膛上,感受着少年胸腔中有力跳动的心脏,不知为什么,她本来早就应该能够控制住抽泣,却是久久的不能控制住,只是抽泣声越来越低,心跳得却是越来越强!

    杨恒感觉到怀中少女渐渐停息的抽泣声,认为李琦心中悲伤情绪渐渐过去,他还记得那两个中年人称呼白衣青年为火少,说明白衣青年背后定然有一个势力。

    那白衣青年已经有四十五年内力,他的势力也就不能小看,若是这个势力一哄而上,杨恒有十香软经散反而不惧,就怕这个势力隔三差五就来,那他累也会被累垮!

    他是不怕死,却不能让李琦再处险境,否则他以后没办法向桃花尼交代,对着李琦低声说道:“琦妹,这里已经不再安全,咱们得换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琦又低低的抽泣几声,从杨恒怀中抽出身来,梨花带雨的模样,配上她倾国倾城的容颜,真是我见犹怜,点头道:“嗯!我听杨大哥的,不过,我听说人如果死后不能入土为安,就只能在地狱里被受苦,不能投胎。

    杨大哥,他们虽有有错在先,但人死灯灭,过往一切如烟飘散,咱们把他们埋了吧,也好让他们有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的机会!”

    杨恒不信鬼,却不忍拒绝李琦,又想起李琦之所以会哭也是因为自己,便点头道:“好!我来挖坑,琦妹你替他们整理一下衣冠,你怕不怕!”

    李琦摇头道:“有杨大哥在,我不怕!”

    杨恒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!现在随时有可能有人来,咱们得抓紧时间。”说完,便找了一处宽敞的地方,用青锋剑卖力挖掘,李琦则去替白衣青年三人整理有些凌乱的衣冠。

    她一边整理,一边对着每一个人低声恳求道:“现在我们替你们收尸,好让你们下辈子能够投胎,你们若是泉下有知,也应该明白此时怨不得我杨大哥,如果你们有怨气,就来找我吧,千万不要缠着我杨大哥,我求求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丫头!”一旁,杨恒微微摇头,心中又是无奈,又是感动,原来,李琦说的声音虽然小,他的耳力却已能听见。【91看书阁:m.91ksg.com】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